上半年浙江省就业情况

2020-03-05 16:45

3. 部分行业就业人员出现负增长。 二季度末,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在 20个行业中有 8个行业比上年同期减少。其中,制造业减少 14.9万人,下降 4.1%;住宿和餐饮业减少 1.6万人,下降 10.7%。

4. 用工需求不足,以补偿性需求为主。 根据 2014年企业春季用工情况快速调查数据,被调查单位的就业人员与上年末相比下降 4.7%,即使全部完成招聘计划,就业人员仅比上年末增长 0.5%。企业扩大生产的意愿不明显,企业用工需求不足,用工偏谨慎。人力资源市场供求数据显示,求人倍率在 3、 4月达到今年以来的最低点, 5、 6月略有上升,但低于去年同期水平。 6月份,人力资源市场岗位数同比减少 11.38%。表明上半年我省企业用工需求不旺。

5. 单位用工偏向劳务派遣人员,以规避风险和降低成本。 二季度末,城镇单位和规模以上私营工业、批零贸易业、住宿餐饮业、建筑业、房地产和国家重点服务业等单位共使用劳务派遣人员 207.2万人,比上年同期增长 6.2%,占就业人员总数的 11.2%,比重较大。占就业人员 35.3%的建筑业,劳务派遣人员占比达 21.5%。劳务派遣人员平均工资一般只有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的八成左右,随着劳动力市场日趋完善和灵活,一些单位为规避用工风险,降低用工成本,倾向较多地使用劳务派遣人员。

此外,上半年,在某些行业存在有局部的或短时间的用工缺口问题,但是并不严重。对于大中型企业,其用工管理较规范,员工一直比较稳定,基本不存在用工缺口和招工难的问题。随着“机器换人”的不断推进,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对低技能工人的需求,避免了一些行业出现大面积招工难的问题。但对于一些小微企业,由于员工流动性本来就较大,有时出现局部的用工难问题在所难免。

受国外需求乏力、国内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加快等因素的影响,当前及今后一段时间,浙江就业仍将面临总量增速放缓,用工结构性矛盾突出,部分群体如高校毕业生就业压力较大,人员流动快用工成本上升等问题和矛盾。

1. 经济对就业的压力加大。 上半年,浙江经济增长率为 7.2%,增速较去年同期回落 1.1个百分点,低于全国水平 0.2个百分点,经济下行对就业的压力加大。

2. 大学生就业压力不容忽视。 2014 年,浙江高校毕业生 27.6万人,比去年增加 1万多人,加上历年未就业及外省来浙求职人数,高校毕业生就业总量预计达 40多万人 。 截至 6月底,本省高校毕业生签约率 79.14%,比去年仅增加 1个百分点,且签约离实际就业还有一定的距离,加上高校毕业生技能素质与企业需求的不匹配, 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压力仍然不容忽视 。

3. 低文化素质就业人员量大就业难。 2013 年,浙江就业人员中,初中及以下学历人员占总量的四成多,这样的就业人员结构无疑很难适应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要求。据省人力社保部门用工监测数据, 6月份,浙江 普工缺口占缺工总数的 74.87%, 各等级技能人才求人倍率均在 2.22以上,显示技能人才出现了严重短缺。

4. 人员流动快,企业经营不确定增加。 就业人员中劳务派遣人员等其他就业人员比重高,人员稳定性差,企业组织长期、有效的技术、技能培训困难。在嘉兴等地的调研显示,皮革等一些季节性强的企业出现了一批“打零工族”,一些企业甚至 7-8成员工是外来务工者,这些外来务工人员偏好拿计件工资和现金报酬,在本工厂淡季时,便出去打零工,淡季过后又会返回原单位,有的也另找单位。这些人员的快速流动和频繁换岗,不利于技术、技能的积累,同时也增加了企业生产的不确定性。

随着经济形势平 稳向好 ,预计下半年就业形势总体平稳,但基于以下四方面的原因分析,浙江下半年就业形势依然较为严峻。

一是从 PMI指数看, 2013年浙江制造业就业人员占了单位就业人员的四成多,是吸纳就业的主力。 6月份,浙江制造业就业人员指数为 49.9%,表明制造业企业用工量有所减少。

二是从企业家信心指数看, 自 3月份以来 企业生产经营活动 预期指数 呈逐月回落态势,反映制造业企业当前仍面临压力,劳动力、土地、原材料价格等要素成本刚性上升,企业利益压缩,直接影响制造业企业对未来经济的信心。

三是从 PPI 指数看,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持续下降。据统计,虽然工业生产者价格同比降幅连续 3个月收窄,但到今年 6月浙江 PPI指数已持续 30个月为负。

四是从用工情况看,受企业用工需求下降影响,企业缺工明显下降。根据省人力社保部门用工监测, 6月份,有 18.84%的企业存在缺工情况,但比 5月下降 1个百分点,比上年同期下降 6.32个百分点。缺工率为 1.4%,比 5月份下降 0.08个百分点,比上年 同期下降 0.78个百分点。

随着外来务工人员回流,加上新一代农民工择业观念转变, 加上“机器换人”对就业工人的技能高要求,浙江廉价劳动力时代正在逝去,加薪将成为企业招揽高技术工人的基本手段,企业“用工贵”问题将凸显。